研究报告

《中国社会融资环境报告》(下)——结论部分

日期:2018-03-01 119人已阅读 来源:

1、中国社会资金从追求利润,转向追求安全,本质是环境恶化。

报告得出, 中国资金虽然都涌上政府平台、央企、上市公司这些机构,但是客观说这些资产能获取的收益是非常低的,而资金本身是有冒险本性的,当前中国的资本市场,主流资金不追求高利润的资产,反而追捧低利率资产,这本身就违背经济规律。因为现在金融机构追求的不是高利润,而是安全。就像当大风浪来临时,所有船只都要靠港一样,目前中国资金也都在寻求避风港,这些避风港就是央企、政府平台和上市公司,他们虽然给到的利息非常低,但却是各家金融机构争抢的对象,金融资金不敢出港,说明外部的环境太恶劣。

中国金融环境的恶劣本质在于企业盈利能力差,而两者又是相互作用的,每年向金融资本交纳的巨额利息本身就是企业盈利能力差的主要原因,因此必须先降低融资成本,降低企业的金融利息支出,企业盈利状况才可以根本改善。企业利润普遍改善之后,中国的金融资金才敢于出港,才可以为风险更高,利润也更高的中小企业服务。资本才可以恢复冒险本性,而降低融资成本则责任主要在央行。

2、金融脱媒,并非脱实向虚与资金空转。

货币超发是社会看法,早已经被证伪,央行自身也不承认,央行对社会资金的解释是“货币空转”,但”货币空转”的说辞既不专业,也不符合事实。

货币空转暗含的意思是,金融界钱很多,但是这些钱并没有进入实体经济,而是在金融界转来转去。但事实情并非如此。信托、融资租赁、产·业基金、股权投资等影子银行机构没有一个不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银行为这些机构配资被认为是“脱实向虚”本质是不专业的,这些影子银行也不是从事虚拟炒作,而是实打实的为企业服务的。

资金按最简单的模型是从金融机构直接到达实体经济,但是实际的金融运行远远并非如此,资金从金融机构进入金融机构,再进入金融机构,再进入实体,完全符合金融运行规律,并没有不对可言。

资金从金融机构进入其它金融机构,第一,有的金融机构从事批发业务,有的金融机构从事零售业务。负责零售的金融机构向负责批发业务的金融机构拆解资金(批发资金)是正常的。 比如中国的邮政储蓄银行有大量的存款,但贷款很少,别的金融机构当然就会从它那里借钱来贷款,比如同样是银行,不同银行资金成本不同,资金成本比较高的股份制银行想国有大行拆解资金也是正常的。

第二,有的金融机构专门负责从市场募资,而有的机构主要负责投资。还有的金融机构主要做两种金融机构之间的对接,出现两种机构为一种机构服务,最终机构的资金流向实体经济,这也是正常的。

第三,还有一种情况,为了绕开金融监管往往会走通道业务,信托是大家最常见的金融通道。很多银行在政策不允许投放的领域,往往会使用信托,银行和信托之间给人一种金融空转的印象。其实只是通道业务,金融界很多的通道业务,被不了解金融运行的人误认为是“金融空转”,纯属误会。

金融每一分钱都在寻找利益,金钱永不眠,金钱永远不会浪费它收益的可能,收益的可能最终只能来源于实体经济,金融不可能自身产生收益。无论经过多少通道,多少层批发零售与拆借,金融的钱最终每一分都会投入到实体经济,不可能金融之间互相转来转去,不符合金融逐利的本质。

现代社会金融分工越来越细,就拿股权投资来说,股权投资包括募、投、管、退。往往募集是一个机构,投资是一个机构,管理又是一个机构,退出时需要更多机构的参与。一个金融项目做成,往往需要多种金融机构的配合,多种金融工具配合才可以完成。这在不懂金融运行,没有真正实操经验的人眼里很难理解。但这种现象的存在非常合理。

总之,中国不能被金融空转概念所误导。

资金空转反映的是影子银行业务的发达,影子银行业务为什么突然如此发达?还是因为市场利率太高,银行给企业贷款风险极大,因为利率越高,企业越难盈利,银行贷款的风险越大。

也就是说,资金空转不是资金多造成的,而是资金太少,利率太高造成的。要想真正地破除所谓的资金空转,必须降低利率,降低所有借贷企业或项目的风险,让业务回归银行。金融借贷市场利率越低,金融业务向银行体系回归的越多,所谓金融空转的空间就会越小,这才是真正的选择。也就是金融脱媒和银行机构的弱化,利率市场化以及货币政策过紧以及由此导致的连续长达七年的经济下行导致绝大部分企业都无法通过银行的风控,才是本质。

3、不要打击影子银行,影子银行的风控能力与专业性普遍强于银行

金融也讲分工,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不同资金成本的金融机构,它们存在分工是非常正常。比如银行、信托,债券、融资租赁,股权投资基金,它们分属于不同的类型,本质都是从事变相信贷业务,最核心的区别就是风控方式的不同,而它们的风险级别也完全不同。

影子银行的存在是有道理的,影子银行的风控能力不是低于银行,而是高于银行,银行的抵押物风控是最简单、最低端的风控方式,是工业时代的产物,远远不适应现代经济的发展,报告将现代经济的特点归结为“重资本,轻资产”。

现代经济发展对资本的需求是非常旺盛的,但资本的投入并不一定形成有形资产,很多时候积累的是无形资产,巨大的资本投入都是智力的投入,有的可以形成资本,但也不一定是马上形成有形资产,都不适合由银行进行融资。虽然有些从长期看可以形成资产、出现现金流的项目可以通过长期贷款予以融资,但是如果是民营企业的项目,长期贷款就很难,因此影子银行,资产证券化等就非常有必要。

影子银行的存在是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创新,银行为影子银行进行配资为银行转移了风险,扩大了利润,应该值得鼓励,中国连续长达七年的经济下行导致绝大部分企业都无法通过银行的风控获得融资,银行在从事信贷业务的同时将自己最不擅长的风控环节进行了外包,将自己最擅长的资金优势发挥到了最大,自己的利益也得到了最大化,也间接支持了实体经济。

影子银行的坏账规模并不比银行高,信托机构目前都可以实现刚性兑付,债券市场虽然偶有违约出现,但最终也都实现了兑付,只是网贷、小贷等坏账规模居高不下,关键是这些机构的利率超出了企业正常利率水平,随着中国总体利率的降低,他们的坏账水平也会下降。

4、部分金融业务适度回归也有必要

报告认为,中国部分金融业务还是应该部分回归银行,首先,影子银行虽然利用其专业性风控让企业获得了资金,但是企业从这些机构得到的却是高利率资金,一般都会高于银行贷款,银行的资金成本是最低的,因此从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角度,报告中主张金融业务回归银行。

其次,影子银行的客户很大一部分是本属于银行的,是银行也可以做的,只是因为这些企业的盈利情况堪忧导致不得不寻求社会资金,因此只要适度降低融资成本,让企业的现金流、盈利情况有所改善,这些企业仍然可以获得银行的融资支持。因此让部分影银子银行业务回归银行是有必要的。

让社会融资回归银行单纯打击影子银行是不行的,打击影子银行只能让企业失去融资可能,并不会为银行增加任何业务。靠限制银行的配资业务也只能让实体经济更加失血,只有央行破除“货币空转”,“脱实向虚”等不符合事实的看法,真正降低利率,特别是降低存款准备金向市场释放资金彻底改善宏观环境,改善企业盈利状况,中国的金融资金才可以出港,才可以真正为数量最广大的企业服务。

5、降低融资成本为企业减负效果要远远优于减税

中国企业面临的两大负担:一个是融资成本过高,一个是税收过高。中国目前减税的空间不大。中国每年的财政赤字都很高,2016年财政决算时出现了2.83万亿元的财政赤字,2017年估计会超出3万亿元,2018年估计会达到4万亿元左右,按目前的财政赤字规模,中国如果进一步减税财政将难以负担。

营改增减税空间有限,中国营改增全面推开后,每年减税力度也才5000亿元左右,在减税已经没有太大空间的情况下,中国应该重点降低融资成本。根据2017年9月公布的中国社会融资规模报告显示,中国社会融资规模余额为171.23万亿元,再加上不纳入统计的社会融资,中国企业融资总规模保守估计也在200万亿元左右。如果融资利率降低一个点就可以为企业减负2万亿元,是减税效果的4倍,而且几乎不需要什么成本,中国只需要将存款准备金降低两个点左右即可。

中国不同规模企业的融资成本是西方国家的三到十倍不等。中国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还有大幅降低的空间,当前中国大型银行的存款准备金为16.5%,中小银行的存款准备金为13%,都存在大幅降低的空间,如果存款准备金统一降低到10%左右,中国企业的融资利率可以平均降低三个点左右,为企业减负将到6万亿元的规模,其影响是营改增效果的十倍左右。

 


返回列表>>

关于本所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常见问题解答 |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获取更多天交所资讯
获取更多添金投资讯
添金投APP (苹果)下载
添金投APP(安卓)下载

天津股权交易所 版权所有 2015 tjso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天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三大街52号w6-6 津ICP备08102316号   技术支持: 北京网站建设 原创先锋

在线咨询